47369 起底假央企“掛靠”灰色產業鏈
  • <ins id="srsko"><option id="srsko"><optgroup id="srsko"></optgroup></option></ins>
  • <tr id="srsko"><track id="srsko"></track></tr>
  • <menuitem id="srsko"><video id="srsko"></video></menuitem>

  • <mark id="srsko"></mark>

    服務熱線:400-858-9000 咨詢/投訴熱線:18658148790
    國內專業的一站式創業服務平臺
    起底假央企“掛靠”灰色產業鏈
    2023/04/27
    企業注冊、股權變更存在隱秘的掛靠市場,形成一套專業流程。中介借此牟利,明碼標價,售賣掛靠服務。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猛犸資本局”(ID:mengmazibenju),投融界經授權發布。

    假央企、假國企屢禁不止

    假央企、假國企屢禁不止,不時攪動輿論。

    國家能源集團4月10日發聲打假,指責不法分子偽造材料將國恒基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國恒基業”)等17家企業注冊為國家能源集團下屬子公司,并以集團子公司名義開展業務。

    緊接著第二天,上市公司公告又牽連出一家背景可疑的企業。泉為科技(300716.SZ)4月11日公告,旗下山東泉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山東泉為”)收到云生智慧能源(云南)有限公司(下稱“云生智能”)發來的《入圍通知書》,入圍云生智能工程規模為工程總量3GW分布式光伏電站安裝工程,金額約50億元。

    泉為科技2022年營收為12.77億元,此次入圍金額是它全年營收的近4倍。公告聲稱,云生智能為國家電力公司全資孫公司,履約能力較強。

    實際情況或許并非如此。云生智能和全資股東路路通智慧能源科技(成都)有限公司(下稱“路路通”)都在2016年注冊成立。而國家電網有限公司2022年9月就已公告,國家電力公司自2003年6月30日起再無任何投資、經營等行為,公司印章未對外進行注冊使用。公告提請社會公眾注意,對于登記國家電力公司為股東的企業以及自稱系國家電力公司下屬單位的企業,應核實身份真實性和合法性。

    起底假央企“掛靠”灰色產業鏈

    △圖片來源:國家電網有限公司的公告

    近年,監管部門不斷加大力度,持續打擊假央企、假國企亂象,卻仍有不法分子鋌而走險。他們以“中字頭”名號,大肆圈錢融資。近年來,真央企、國企,以及國務院國資委一直在嚴打“李鬼”。但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民企變央企背后的“掛靠”江湖從未消失,也從未遠去。

    時代周報記者從多名業內人士處了解到,企業注冊、股權變更存在隱秘的掛靠市場,形成一套專業流程。中介借此牟利,明碼標價,售賣掛靠服務。

    他們宣稱,一年少則數十萬,多則上千萬,就可讓民企掛上“央字頭”。

    項目真假難辨

    云生智能、路路通同年成立,前者成立于2016年4月,后者成立于當年11月。原本,兩者并沒有持股關系。

    企查查數據顯示,2022年4月6日,路路通股權變更,國家電力公司成為全資股東。同年6月,云生智能股權結構大變,原本唯一的自然人股東退出,路路通成為全資股東。該公司注冊資本由10萬元增至1億元,經營范圍也大為擴增,從國內貿易、物資供銷擴至新能源技術研發、風電場相關系統研發和電力行業高效節能技術研發等領域。

    不過,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路路通涉嫌冒用他人身份信息登記。去年11月,市場監管部門決定撤銷路路通的公司企業法人股東登記。

    泉為科技今年4月14日公告坦言,公司僅通過第三方平臺查詢獲得云生智能為國家電力公司全資孫公司的信息,未通過多樣化渠道充分核實前述主體信息,導致對外披露的信息不審慎、不嚴謹。就上述問題,時代周報記者多次撥打云生智能、路路通以及上述光伏項目相關聯系人電話,均無法接通。

    泉為科技公告還稱,山東泉為入圍的項目是《寧夏石嘴山市等五地市分布式并網光伏發電項目貨物集中采購合格供應商框架入圍》(下稱“采購招標項目”),該項目共四個標段,總計預估金額為80億元。其中,第一標段是光伏組件采購,總計供貨金額約50億元。

    從事招投標多年的吳濤(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一個工程項目招標可分為勘察和設計招標、項目監理采購招標、項目EPC采購招標、重要設備材料采購招標等。每個招標項目一般會人為分成多個標段,每個標段可分別招標,所以中標企業往往較多。

    時代周報記者在中國采招網、千里馬招標網等多個招標信息網站檢索發現,今年2月以來,云生智能作為招標人,就《寧夏石嘴山市等五地市分布式并網光伏發電項目》發布了一系列招標公告,多家上市公司參與競標。

    2月中旬,云生智能就《寧夏石嘴山市等五地市分布式并網光伏發電項目施工總承包項目》公開招標。招標文件顯示,該項目一共被分為三個標段,工程規模約120億元。此后一個多月,云生智能又相繼發布勘察和設計招標項目、重要設備和材料采購招標項目等。其中,重要設備和材料采購招標項目即是泉為科技中標項目。該項目分為四個標段,第一標由泉為科技和阿特斯太陽能下屬公司中標。

    據相關招標文件,云生智能招標項目已通過上級管理部門以《寧夏金隆新能源有限公司金旺通工貿有限公司新建一期3GW分布式并網光伏發電項目》等備案文件進行備案,項目代碼分別為2211-640910-89-01-151871、2211-640910-89-01-930090。

    一般來說,分布式光伏項目開發流程主要包括以下四個部分:開發、備案、設計施工和并網驗收四個階段。其中,項目備案流程冗繁且所需文件眾多,包括項目申請表、企業投資項目備案表、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登記表等資料,并向當地發改委備案。

    時代周報記者在寧夏公共資源交易中心、寧夏發改委以及全國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的官方網站,以上述項目代碼和名稱搜索,均無法查詢到相關項目信息。

    寧夏發改委4月12日發布聲明稱,近期,接到有關部門和群眾反映,有人自稱寧夏發改委工作人員或在寧新能源企業工作人員,持發改委新能源項目核準、備案文件,通過微信、電話等多種方式開展新能源項目集資、融資、轉讓等活動。

    據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至少有7家上市公司擬與云生智能合作。截至發稿,只有泉為科技、粵水電公告披露了相關招標進展,但并未披露是否已經與云生智能等簽訂相關合同。

    一年60萬,民企變央企?

    讓民企變身所謂的“央字號”無疑處于灰色地帶。

    時代周報記者以“注冊企業”“營業執照代辦”等關鍵詞在網絡上搜索,發現多家從事工商代理服務的公司和中介機構,在相關網站告知需求后,不多時便有專人打來電話。他們大多是一些企業服務公司的客戶經理、銷售,其中不少明確表示能協助民企掛靠央企。

    中介張欣(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舉例,現在能在某家央企掛靠企業,二掛三(即指央企二級子公司掛靠一家三級子公司,依此類推)280萬元,三掛四80萬元,四掛五60萬元。

    張欣聲稱,掛靠央企不需要偽造資料,“掛靠公司把營業執照等工商資料發過來審核,沒問題后再去相關部門把股東更改為央企,然后走正常的掛靠手續就行?!?/span>

    一家企業服務公司的客戶經理蘇丹(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掛靠央企是為了這塊金字招牌,但真央企是不會給掛靠公司任何授信。不過,掛靠公司依然可以在旗下掛靠其他公司。如A公司掛靠至某央企一級公司,成為二級子公司。A公司還能繼續掛靠三級、四級子公司。

    這一手法或與路路通類似。路路通涉嫌冒用央企法人股東信息,變成“央企一級子公司”。然后,路路通再向下投資包括云生智能在內的子公司,這些子公司也因此成為“央企下屬企業”。天眼查顯示,路路通實際控制的子公司多達95家,這些子公司在簡介一欄均稱其為“國家電力公司成員”。

    蘇丹介紹,掛靠方確定好掛靠企業后,中介公司會有專人負責溝通。確定后,雙方簽訂股權代持等協議,接著掛靠方依約支付掛靠費用,然后中介公司從中收取5%-20%的區間服務費。根據情況不同,掛靠費用少則一年幾十萬,多則上千萬。

    “掛靠央企、國企還有一個好處是,一些政府工程項目必須是國資背景的企業才有資格‘入圍’?!碧K丹說。

    陳升(化名)是東南地區的一名企業主,早年接觸過掛靠市場。他向時代周報記者披露,據具體需求不同,掛靠費用有高有低,中介返點沒有統一標準。比如說掛靠方是否有項目資源及實際經營業務,是否需要中介提供殼公司,掛靠的是央業還是地方國企,這些視具體情況收費,“價格都是可以談的?!?/span>

    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鞠秦儀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如“假央企”只是通過偽造材料欺騙工商登記部門,則很可能涉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二款之規定,即“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罪是指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印章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并處罰金”,應當被依法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

    如何鑒別假央企?

    央企資產實力雄厚、信譽優良,無論是在日常經營活動還是融資活動中,這都是金字招牌。這驅使不法分子通過“掛靠”“偽造工商資料”等手段,披上國企、央企及其下屬子公司的“外衣”,以便獲得融資便利、銀行增信以及稅收、政府招商引資等方面政策支持。

    多家央企、國企深受其害,多次發聲打假。2021年10月,26家央企相繼通過官網、微信公號等多種渠道對外公告了353家假冒國企名單。監管也多次出手打擊。2021年、2022年,國務院國資委對假央企、國企進行集中公示,共揪出528家“李鬼”。

    近期,多家被假冒國企牽涉的央企明確表示,“黑名單”上的企業與央企無任何隸屬或股權關系,也不存在任何投資、合作、業務等關系,“其一切行為均與中央企業無關?!?/span>

    多方嚴打,“李鬼”為何依然屢禁不絕?

    偽造材料是主要造假手段之一。工商資料登記、變更時,若對所提交資料未進行嚴格審查,容易讓“李鬼”有空可鉆。它們通過錯綜復雜的股權變更進入央企體系。外界如僅通過追溯上層股權結構,其實難以發現其中蹊蹺。

    興業證*研報曾總結偽國企套路,它們選擇一家成立年代久遠的非主流事業單位作為掛靠方,以這家事業單位名義注冊一家集團公司;然后在集團公司名下設立投資管理公司,再以投資管理公司名義在中國香港成立“中字頭”集團公司,隨后以中字頭香港集團公司回內地注冊中字頭集團公司。最終,打著國企的擦邊球在資本市場融資。

    假國企在公司股權結構、實際控制人、注冊地等方面具有一些迷惑性套路。尤其是控股股東并非主流國企(諸如成立較早的非主流事業單位、社團組織等)、股權結構復雜、股權結構中有在香港注冊成立的中字頭集團等特征的企業,需要多加留意假國企的可能性。此外,還可以通過查詢國資委網站對其身份進行核實。

    灰產 假央企
    評論
    還可輸入300個字
    專欄介紹
    猛犸資本局
    14篇文章
    市值,值不值?
    +關注
    400-858-9000
    免費服務熱線
    kefu@trjcn.com
    郵箱
    09:00--20:00
    服務時間
    18658148790
    投訴電話
    投融界App下載
    官方微信公眾號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4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ghy2.cn) 版權所有 | ICP經營許可證:浙B2-20190547 | 浙ICP備10204252號-1 | 浙公網安備33010602000759號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西溪路698號15號樓509室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權所有 | 用戶協議 | 隱私條款 | 用戶權限
    應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聯盟
    在線客服
    手機APP
    微信訂閱
    开心激情站|粗了大了 整进去好爽视频|天堂中文在线